儿子儿媳“床笫之欢”声音大,老人劝说却被骂:您老不正经吧

文|仙仙


唐酒卿在《南禅》中对夫妻生活有很不错的描写:“所以床笫之欢并没有什么不好,从宽衣解带开始,每一步都是爱你的样子,一下一下只重不轻,我的放浪全都交给你。”

诚然,作为夫妻,和喜欢的人做的事,这是天经地义,然而生活不是一个孤岛,很多事情即使自己快乐了也要顾及别人的心情,包括楼上楼下的邻居,也包括同屋一起住的老人。

“您这么大岁数了,怎么还爱听这个,你不会当听不到吗?烦死了,老不正经。”李云杰听到儿媳这么说,刚刚还想多跟儿子说两句话的想法也被憋回了心里,儿子也沉默无语,李云杰更是无奈,他不怪任何人,只怪自己没本事给儿子买房子。


李云杰今年59岁,十几年前原配妻子因病去世后他就一个人抚养儿子长大,算是又当爹又当妈,非常辛苦,而期间他因为工作还生过一次大病,让本不富裕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。

“也有不少人劝我再找一个老伴,可是我一想我这条件能找到啥样的啊,很可能更加给儿子增添负担,所以一直都没找,想着多挣钱,给儿子买房子娶媳妇。”

然而他攒钱的速度完全比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,而儿子大学刚毕业就带回来了一个女朋友,表示俩人感情非常好要结婚。

对于孩子们的感情李云杰没有反对,可是房子却是他现在还无法承担的,所以经过两家商量,两个孩子就把婚房定在了李云杰家,正好也有一个屋子,大屋子留给他俩结婚住,李云杰搬到了原先属于儿子的小屋子。


其实看到儿子婚姻幸福是李云杰最大的快乐,而亲家和儿媳没有因为他们买不起房子而看不起他们,李云杰也觉得很庆幸。

可在一起生活才仅仅两个月,李云杰就受不了了,不是因为生活上的矛盾,而是半夜的事。

“儿媳和儿子晚上的声音非常大,特别是儿媳,年纪不大,叫声却一点都不控制,这严重影响到了我的睡眠,甚至我觉得肯定也让邻居们听到了,有时候下楼也看到邻居们看我的眼神怪怪的。”

其实从原配妻子过世后,李云杰因为生活压力大,睡眠就一直不好,而自己一个人久了,本来自身需求就没地方发泄,他为了儿子也没找老伴,却没想到儿媳竟然这么开放,这让李云杰非常难受。


“要是一次两次我也不会说什么,可是天天如此,每天都要持续一个多小时,有时候一早上还会想起,弄得我都不敢半夜上卫生间,或者早上出门了。”

所以李云杰才想儿子说,希望他们能“悠着点,不要弄出那么大的动静”,然而这些话儿子还没有表示,却被里屋出来的儿媳听到了,立马儿媳就满脸通红地怒了,不仅责怪公公怎么可以听儿子儿媳的房事,还骂李云杰老不正经。

一句话让李云杰哑口无言,只好去厨房做饭给他俩准备早餐:“我儿子也是一个怕媳妇的人,所以我也不想影响他们的感情,以后再大的声音我也不会说了,只盼着多给儿子攒点钱,给他们攒够首付买房子,我们可以分开住!”

老话说: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可是李云杰家这本书又特别让人心烦,能看出来李云杰对家庭非常有责任感,为了儿子选择放弃了自己的幸福,不仅中年的时候选择放弃了自己的幸福,老年的时候还为了儿子拿出了自己的房子当他们的婚房。


可付出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,不仅被邻居们指指点点,用有色眼镜看他,甚至还被儿媳莫名谩骂,说实在的这样真的很不好。

其实夫妻过夫妻生活确实是自己的自由,别人没有理由也没有权利去管,可既然和父母住在一起,那么就应该多去思考这种行为是否会影响到父母,不能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,这不仅是不道德,更是不孝。

因此夫妻俩人除了尽早攒钱买房子外,如果非要过“床笫之欢”的话,可以去酒店,或者日租房,在那里喜欢怎么玩就怎么玩。


而这件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儿子的态度,因为他是承接父亲和妻子的桥梁,也是因为他,妻子和父亲才成为了“邻居”,他应该做好“润滑”作用,一方面多和妻子沟通,多在乎老人的想法,不能自私,另一方面也多和父亲沟通,减少公媳矛盾,这才能家庭更加幸福。可儿子却啥也没做,这对大家以及小家都是百害而无一益。

作为老年人,不少人都说“岁数那么大了,应该没有需求了吧”,可实际上对于需求的渴望年龄并不是门槛,有需求就意味着有对幸福的愿景,谁能不希望得到幸福呢?年轻人如此,老年人同样如此。

作为老年人也要追求自己的幸福,为了子女付出了一辈子,也是时候找个陪伴自己的人,毕竟生命是自己的,幸福也是自己,儿孙自有儿孙福,他们的幸福,不需要长辈们再去承担了,让他们学会长大,放手让他们去飞,去闯荡,包括买房子!